臭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臭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艾森豪威尔的为帅之道-【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2:04 阅读: 来源:臭味剂厂家

艾森豪威尔是一个资历较浅的统帅,到1942年7月7日他才晋升为中衔,而且是临时性的。如果他没有担任驻欧盟军统帅,就将回归自己的正式军衔——上校。

但是,由他指挥的许多部属的军衔,却高过他。比如,北非战区盟军副司令是的上将,空军司令特德也是上将。论资历,许多人均在艾森豪威尔之上,如英国的蒙哥马利当过旅长、师长,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巴顿当过师长、军长,还是装甲兵的创始人,作战勇猛顽强,在军中声名显赫。

艾森豪威尔让所有人都能像一台设备的螺丝钉一样,发挥着各自的作用。他究竟有何妙招呢?

以退为进指挥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是英国的一员虎将。在北非战场上,他打败了德国名将隆美尔。英国宣传机器将其称为“”。既然是“神”,就有点神气。蒙哥马利也认为,自己应该担起更多的重任。于是,他开始向艾森豪威尔“叫板”。他认为,自己最适合担任盟军统帅。许多英国将军私下议论,蒙哥马利应该成为美英联军的统帅。后来,蒙哥马利在作战中,经常对艾森豪威尔表现出轻蔑的态度。

对此,美军有许多人看不下去,布莱德雷对艾森豪威尔说:“如果你把指挥权交给蒙哥马利,请立即将我送回国,在他的手下,我没有胜利的信心。”

当时,一旁的巴顿也说:“伙计,你不干,我也与你一起离开。”

艾森豪威尔笑着说:“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谢谢。”

其实,他的办法最简单,也最难做,就是容忍。在蒙哥马利与自己争夺统帅权的问题上,艾森豪威尔能够做到的就是:大肚能容。

在艾森豪威尔看来,联合作战,贵在团结,有团结,就有信心。既然在一条战线上作战,就有共同点,就是战胜德国人。因此,艾森豪威尔非常注意保护蒙哥马利,不让这员虎将的作战积极性受到损害。在诺曼底登陆作战中,蒙哥马利是地面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连布莱德雷都要听命于他。按照规定,一旦登陆成功,盟军在登陆地建立行动基地,蒙哥马利应该立即将指挥权交还给艾森豪威尔,而且要公开宣布。

然而,艾森豪威尔担心蒙哥马利自尊心受到伤害,就一直没有公开宣布,只是暗地里接过指挥权。

后来,蒙哥马利借阿登战役初期盟军失利的事情,再次抱怨:正是因为把地面作战的指挥权交了出去,从而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

此言一出,在美军中立即一起强烈反感。阿登作战时,美军伤亡最大,现在,英国人又说风凉话,他们能不生气吗?艾森豪威尔召开招待会,先是赞扬蒙哥马利作战,然后,非常低调地说:“整个作战行动的内容太多,不是一个战场指挥官能处理得了的,我并没有从蒙哥马利那里收回全部指挥权,因为这个大权一直是在最高统帅手里的。”

其实,这个“绵里藏针“的发言,回敬了蒙哥马利一下:指挥权一直在我手里,你知道吗?

艾森豪威尔的宽容,弄得蒙哥马利一点脾气都没有。后来,蒙哥马利写信给艾森豪威尔,承认自己的过错。他说:“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的部下,喜欢我行我素。你总是在困难和风云变幻的时刻,使我没有发生越轨行为。“您的英明引导和宽厚的容忍,对我极大,万分地感谢您。”

作为一名盟军最高统帅,衡量其是否成功的尺度,应该是他尽量少使盟军卷入争论。

艾森豪威尔做到了这一点。

软硬兼施调动巴顿

巴顿的资历比艾森豪威尔深,也能打仗。他有个特点,脾气倔强。

1944你那2月16日凌晨,德军为了挽回败局,粉碎西线盟军的进攻计划,发动代号“守卫莱茵河”的反攻作战。25万德军在莫德尔的指挥下,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这一天,艾森豪威尔正在凡尔赛宫附近的一座教堂里参加。新郎是他的传令兵米基本.麦基里奥中士,是陆军服务队的帕里.哈格里夫下士。美军第12集团军群司令布莱德雷也在场。

美国人根本没有想到,德国人会发动这样规模的进攻。

参谋长史密斯少将推门进来,悄悄地说:“德军在比利时突破我们的防线。”

艾森豪威尔的第一个反应是:“战争进行到此,突破防线的应该是我们,而不是德国人。”

事实上,德军突破米德尔顿少将的美军第8军防线,正在向西北进攻,企图将第12集团军群合围。

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艾森豪威尔很快镇静下来。他明白。德军绝不是瞎打乱攻,目的非常明确。美军要堵住这个当面被撕开的缺口,必须堵住这个缺口。

从战场态势上看,德军的进攻,已在第8军当面形成一个突出部。艾森豪威尔决定从南北两翼夹击,合围德军。为此,需要使用装甲部队。

当时,在第8军左翼有考特尼.霍奇斯第9集团军的第7装甲师,在第8军右翼有巴顿指挥的第3集团军第10装甲师。艾森豪威尔准备让这两个师援助第8军,攻打洛希姆突出部。

可是,巴顿正在按计划准备在萨尔发起进攻。布莱德雷提醒艾森豪威尔,巴顿未必会同意这个方案。

艾森豪威尔坚决地说:“告诉他,不是他,而是我在指挥这场该死的战争。”

果然,巴顿直截了当地对布莱德雷说:“是你的失误,而不是我,才使我们面临如此糟糕的局面。现在,你又想让我的部队拉到北面救你。”

巴顿原是布莱德雷的上级,现在,却成了布莱德雷的下级,他本来就不服气,借机大发牢骚。

艾森豪威尔听后,立即让巴顿飞抵卢森堡,当面进行说服:“你的行动关系到整个战局。如果让我选择,也会交出这个师,”

停了一会儿,艾森豪威尔说:“乔治,还记得去年在北非突尼斯的卡塞琳隘口战役吗?”

巴顿说:“当然,你刚刚晋升为四星上将,就遭到德国人的进攻。”

艾森豪威尔地说:“那次,是你的奋战,才击退隆美尔的进攻。真滑稽,两天前,我刚刚接到晋升为五星上将的命令,却又碰上德国人的进攻。”

巴顿笑了,回敬一句,说:“是不是还要我为你的将星保驾?”

艾森豪威尔诚恳地说:“为什么不这样呢?再保一驾吧。”

巴顿握住艾森豪威尔的手,同意把第10装甲师交给第8军。

艾森豪威尔就这样处理了突发事件和令人头疼的部属之间的关系,为粉碎德军阿登反扑奠定了基础。

昆明泌尿外科

北京哪家医院作肝癌好

干细胞治疗抗衰老的医院专家

阴道炎日常预防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