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臭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紧绷的建材资金链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0:09 阅读: 来源:臭味剂厂家

紧绷的建材资金链

为德庆中建建材供应端头板的邓老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由于目前整个建材行业“资金”链普遍非常紧张,所以一个坏账下来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牵连着一圈人的神经,一个欠一个。

螺纹钢、钢棒、端头板、砂石、煤炭、水泥、锅炉、螺丝……生产一件管桩的原材料多达20余个品种,而管桩仅仅是多达上百种的建筑材料中的一种,而建材又仅仅是与房地产相关的50多个行业中的一个。

“前两年,房地产行业低迷,再加上经济不景气,导致开工率骤低,对建材的需求量也急剧萎缩。我们做过统计,发现这个月如果全国几个大的房地产商放慢脚步,下个月我们的出货量就立马拉下来,立竿见影。”为德庆中建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庆中建建材”)供应钢材的林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为德庆中建建材供应端头板的邓老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由于目前整个建材行业资金链普遍非常紧张,所以一个坏账下来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牵连着一圈人的神经,一个欠一个。

供应商的故事

按理来说,邓老板为德庆中建建材供应端头板,德庆中建建材应该为其结算货款,“我们之间也有固定的结算周期,但他们并没有按照这个固定的周期来结算,都是每次我去找他们,他们就给个一二十万、二三十万的。再后来,我就把他们的管桩拉出去卖,用来抵货款。”邓老板到现在还有260万元的账没有结。

2015年4月24日才开始为德庆中建建材供应线材的广州某钢贸公司认为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供货才半年,对方就跑路了。林经理就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根据双方签订的《线材供需合同》,该钢贸公司每月向德庆中建建材供货量不少于1000吨,单价按供货当日双方确认的报价,总金额按实际发货数计算。双方也约定了结算方式和期限:即累计货款余额控制在240万元内,超过此额度,需方在货到7天内付给供方,否则过期付款需按每天1.73元/吨的违约金付给供方。

据林经理介绍,这是当下钢贸行业内一种较为普遍的付款模式。为了拉动需求,钢贸公司会给下游的需求方一定的透支额。“我们一直用这种模式和国企合作,与德庆中建建材是第一次和民企合作,没想到合作一次就出了问题。”林经理说。

德庆中建建材总共拖欠该钢贸公司近266万元的货款和超过13万元的违约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了一份供应商写给广东省政府的情况汇报书。在该材料中,供应商写道,在目前经济下行的背景下,这些货款对于各家公司来说都至关重要,都需要周转经营,但因为拖欠,已经使不少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日常生产经营活动难以为继,甚至面临发不出员工工资的情况。

建材资金链随时拉爆

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邓老板说,这两年赚钱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一方面利润在下滑,以供应给德庆中建建材的端头板400A这个规格为例,以前行情好的时候42元/件,如今已经下滑到40元;另一方面收款特别困难,三角债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邓老板也属于钢贸行业。他说,从去年开始,明显地感觉到回款难。“一般来说,以前我们这个月交货,下月初就会收到对方的支票。但如今不是了,大家都叫着困难,不要追那么急,货款要分批给,三四个月才有可能回来。问题是,我的货款回不了,就没钱给我上游的供货商,一层欠一层。”

“算下来,我欠别人300万元不到,别人欠我1000多万元。”邓老板说。

邓老板的上游是一家大型的端头板生产企业,该企业一名高管王总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他在山东待了4年,老板原计划让他在山东找个地方建个厂,但后来听说全国最大的管桩生产企业在山东的建厂计划都终止了,他们的建厂计划也随之搁浅。

据王总透露,2014年该公司整个东北市场的销量只有1500吨。“以前,我们卖端头板,都是随便报价的,现在按照我的原则,只要对方给现金,价格低点我都卖,资金周转很重要。”他说。

而另一家全国大型端头板和PC钢生产企业的一名负责人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年,东北、华北的销量下滑最大,工地的开工率不到六成,最多五成。“现在的市场需求和前些年比起来只有六成。我们原计划2015年的产值是100亿元,到年底,能做到60亿到70亿元就不错了。”他说,根据上半年的销量判断,今年会比2014年更糟糕。

上述为德庆中建建材供应线材的广州某钢贸公司,其上游供应商是类似于攀钢、鞍钢这样的大型钢材生产商,该钢贸公司也是攀钢的一级经销商。

林经理告诉本报记者,2007年~2008年,无缝管最高卖到10000元/吨,如今只有3000~4000元,差的管子甚至卖不到3000元,螺纹钢2008年的价格是4000~5000元/吨,如今是2000元,去年供货给德庆中建建材的线材和盘圆市价3500元/吨,今年下滑到2600~2700元/吨。

“上游厂商把这些线材和螺纹钢通过内河运来广州以后,我们就直接堆放在码头,下游订货后,我们直接从码头出货,1吨加价100元左右,但运费需要我们出,每吨合计下来的运费在70元左右,扣掉运费,剩下的利润也就是30元/吨。”他说。

行业盈利指标已至历史低位

上述广州这家钢贸公司的货仓在佛山乐从,仓库里堆放着无缝钢管和PC板。每个月,林经理都要往乐从跑十几趟。乐从,也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钢铁交易市场所在地,仅在乐从钢铁世界就聚集了上千家的钢贸商户。

2014年,乐从钢贸爆发信贷危机。2014年2月,“华南钢贸大鳄”广东金型重工有限公司因资金周转问题,负债40亿元寻求破产整合。在“联保联贷”模式牵连下,也有部分乐从钢贸商被牵扯进了此次破产事件中,乐从钢贸圈的资金链危机也开始受外界关注。

去年底,在各方的努力下,钢贸危机逐渐化解,但林经理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今的乐从钢贸交易依旧萧条。

今年4月以来,由于内需恢复疲弱,也拖累钢铁、水泥价格“跌跌不休”。海通证券研报认为:目前水泥价格、行业盈利指标已至历史低位,行业亏损面创新高;未来新增产能缩量,但存量产能出清缓慢,行业景气反转期待洗牌。事实上,水泥行业已经在2015年5月出现了自1992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跌幅较4月扩大0.3%。

在钢铁行业,上半年钢市需求总体疲软,截至2015年6月19日,我国主要钢材价格同比下跌26%~35%。今年以来,长材下跌17%~20%,板材下跌22%~25%。

广发证券钢铁行业分析师李莎表示,下半年随着基建项目的开工,稳增长政策出台有望拉动钢材需求增长,钢市供需面有望好转,钢厂盈利有望得到改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