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臭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震惊建文帝朱允炆的结局比死亡还要悲惨

发布时间:2020-12-25 04:38:05 阅读: 来源:臭味剂厂家

震惊:建文帝朱允炆的结局比死亡还要悲惨

建文帝朱允炆,朱元璋的长孙,朱棣的侄子。

原本是皇家最尊贵的孩子,他的生死去向,却成了明朝最大的谜。

按照朱棣自己编得说法,建文帝放火自尽。

朱棣带着人马去救火的时候已经晚了,只从火场里找出一具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他就是建文帝,可是事实又怎样呢?

如果建文帝真的被烧死了为什么在永乐朝会有这么多“据说”探访建文帝下落的官员。

还是说连朱棣自己都不相信侄子被烧死了?

大概建文帝真的没有死,可他的结局却要比死悲惨得多。

那个七月的夜晚,天气还不算很热,建文帝却不能睡,他的脚下跪倒着许多臣子,陪着他熬夜。

他的皇后马氏,躲在殿后,怀里抱着小儿子,手紧紧牵着大儿子,耳边还隐隐听到喊杀声。

建文帝这时不再想对策,而是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他十五岁就没有父亲了,他没有时间哭。

因为爷爷朱元璋很伤心,弟弟们也很伤心。

他是长孙,他要坚强。

他把弟弟们接到身边,长兄如父,想爸爸的时候,哥哥会抱着你们。

他一直伺候在爷爷身边,嘘寒问暖。

充当着孙子和儿子的角色。

就算爷爷脾气不好,杀了那么多人。

动不动就把人拖下去打个半死,大臣们上朝跟上坟一个心情。

他还是一直陪伴在爷爷身边,有时候他想如果爷爷打他几下能开心的话,他愿意被打。

朱元璋不是没有儿子,虽然只有长子是嫡子,可他还有24个儿子。

他并不缺聪明善谋,能治国理政的儿子。

一生没有在意过别人的看法,从不按常理出牌的朱元璋立个不是嫡子的儿子当皇帝。

有人敢说个“不”字?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立自己的长孙朱允炆为“皇太孙”。

这不正是对建文帝最大的肯定吗?

建文帝登基以后,广施仁政,为朱元璋过去的暴政买单。

把流放的人送回家,把监狱里关着的犯人,重新判决。

他以为自己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自己好的。

如果真的要说自己错,难道是因为削藩?

建文帝叹口气,心里苦笑。

你们是我会怎么办?放任25个藩王?装聋作哑假装没看见?

如果这些藩王是我的兄弟还好些,可他们都是我的长辈。

这要是按照守旧些普通百姓家,过年过节我光给他们磕头就要磕到头破血流。

如果我还是皇长孙,他们可以看不起我,可以骂骂我,可以无视我的存在。

可我现在是建文帝,一国之君,不管从情感还是政治,我的叔叔们都应该拿出君臣的样子。

哪怕是装的。

可惜他们连装都不愿意。

建文帝在位四年,有近三年在打仗,打他的人是他的叔叔们。

外面地喊杀声近了,重臣坐不住,磕头的磕头,求他快跑的人拉住了他的衣袖。

建文帝回过神来,是去是留必须马上决定,否则他会是大明王朝第一个被俘虏的皇帝。

看建文帝没动,一个太监拉了拉他的衣角。

“陛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青山?天下都在叔叔朱棣的掌握之下了,自己还有什么青山?

看他还是没动,太监上来替他换下龙袍穿上僧衣。

“各位大人,现在只能跑了。”太监不懂什么气节大义,他只知道朱元璋让他好好护着建文帝。

大臣们也不觉得这算什么亡国的耻辱,只能算家族矛盾,他们还抱着建文帝复辟的梦想。

推推搡搡中,建文帝走出了宫殿。

永乐帝像

在踏出宫门的那一刻,建文帝朱允炆成了和尚应文。

在踏出宫门之前,他出生在实权皇族最荣耀的时刻,有着至高的地位。

依然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

他对物质没有任何追求,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皇太孙是不需要追逐任何实际的物质。

可现在他要以普通百姓的身份离开家庭、亲人和自己的宝座。

他的三观已经崩塌,即将面对的是所有普通人都要面对的生活。

恰恰是身为帝王最不需要面对的生活。

活着,吃饱穿暖得活下去。

二十五岁的应文不知道爷爷没当皇帝之前哭过多少次,可他清楚自己没当皇帝之后哭了多少次。

为了逃命几天都没有停下脚步,前半生走的路还没有几天加起来得多。

看着脚上起的水泡,他哭了。

饿了好几天,为了能吃上个馒头被人骂,被人嘲笑的时候,他哭了。

跟着他一同逃走的臣子,看着他们一天天瘦下来。

满腹经纶只能靠着偷吃的活下去,他哭了。

和尚应文不知道自己逃了多久,不知道自己逃跑为了什么。

为了复辟?几乎不可能了。

为了活命,这么活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年距离“靖难”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他以为朱棣早把自己忘记了。

他去了在苏州的旧臣家里,一大家子的人哭着迎接应文。

他哭了一会儿说:“小声点哭吧,免得被人听到,你们家又是一场风波。“

他还是怕。

“陛下啊,您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我家呀。”旧臣边哭边说。

应文想这辈子当皇帝唯一的安慰就是还有一群愿意为他而死的臣子。

“我不想拖累你们啊,今天在这里吃顿饭我就要走了。”

“陛下,求您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走吧,我什么都不能为您做,心里太内疚了。”

“我听说最近有个叫胡濙的小官一直在打听我的下落,这里离京城(南京)太近了,我怕连累你们。

旧臣看着曾经的皇帝穿着看不出颜色的僧袍,袖口领口上都是破洞,脚上的布鞋底差不多都要磨透了。

“让我给您做件新衣服再走吧,求求您了。”旧臣哭着说。

几天后天刚蒙蒙亮,应文穿着旧臣给他做的新衣服新鞋子走出旧臣家。

他不让人送,怕太惹眼,更怕自己这些年好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停不下来地流。

永乐十七年的一天夜里,应文借住在一间庙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宫中。

叔叔朱棣正在寝宫休息,他手里拿着剑,悄悄地走近朱棣。

刚刚举起剑就要给他一下,朱棣醒过来,惊恐地看着他。

“你……是你……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朱棣对着他喊。

应文笑着从梦中醒过来,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疯了似得冲出房间,指着天喊:“朱棣,你夺我帝位又怎么样?你睡过一天安稳觉吗?你还不是时时刻刻担心我会举着宝剑站在你的床头吗?“

撕心裂肺地大喊之后,应文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

没多久那个叫胡濙的小官,觐见了朱棣,他单独和朱棣整整聊了三个小时。

从那一天开始,朱棣终于能睡一个好觉了。

应文虽然在很久以后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谥号“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可他的一生都是无法言喻的悲伤。

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比死亡更可怕。

黑龙江省胸腺瘤医院

长沙市婴儿暂时性低丙种球蛋白血症医院

拉萨市眶骨髓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