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臭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艺谋归来不是商业片是自己的思考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37:36 阅读: 来源:臭味剂厂家

张艺谋:《归来》不是商业片 是自己的思考(图)

5月10日,张艺谋带着新谋女郎张慧雯亮相成都(中为原作者严歌苓)。老谋子侃侃而谈。@华西都市报:5月10日,张艺谋签约新东家的第一部电影《归来》在成都举行媒体看片会。会后,张艺谋携原作者严歌苓以及新晋“谋女郎”张慧雯与成都媒体互动。放下了以往的忐忑不安,老谋子的心情不错,并透露“所有新的东西都是从网上知道的,只是不会发微博”。张艺谋用了整整三年与过去划清界限,当他沉甸甸地奉上新征程第一部电影《归来》时,又引发了全国观众的好奇。因为他说:“这一次是沉浸下来的作品,是想要用一部保持纯粹创作的心态去表态,在当下娱乐为王,票房为王,这是我的姿态。”整部电影没有人们预想的高潮迭起,而是以一家三口看似波澜不惊却又惊心动魄的情感故事,去折射那个特殊的年代。摒弃了以往大红大绿的浓烈,整部电影的基点就是冷,而老谋子则一直在强调一个难字:“这是我最难的表现。我一直压抑着。” 归来 第一难 给自己找个最难点《归来》根据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改编,原著洋洋洒洒近40万字,张艺谋却仅仅选用了最后20页的内容,而即便是最后的20页也没有照搬。在外界看来,删掉书中90%的内容无疑是一个冒险。影片讲述了陆焉识与冯婉瑜之间错位的爱,相爱时不能相见,等到能共度余生时却又失忆无法相认。结尾别具一格,老年的冯婉瑜风雨无助地去车站等待陆焉识的归来,而陆焉识就陪伴在她身旁,默默地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手牌,至此戛然而止,让人的内心不禁咯噔一下子,怅然若失。这个画面是张艺谋还没开拍就设定好的。他说:“我有一种冲动要和《活着》拍得不一样。严歌苓的小说是大时代的画卷,我只是截取一小段娓娓道来,把一个时代简约到最小的一个家庭内部来表现,所谓冰山一角。这个方式也是我给自己找了一个最难的点。”64岁的张艺谋有着自己的执拗,对那个特殊年代充满了爱与恨。“我的16岁到26岁,那个年代已经在我的脑里生根发芽,留下印记。恐怕这一生都无法忘记。那是我最想拍的故事。”他坦言自己是用“纯粹的创作心态去表态”。 归来 第二难 自己给自己出难题最难的点自然回避不了颇具争议的话题,毕竟110分钟无法像小说那般跌宕起伏,人物的设置改了,故事的脉络剪掉了一些。小说所呈现的冷峻在电影里则变成了温情脉脉。电影还未上映,网络上不同的声音就闹得随处可见,甚至有杂志直言电影苍白无力。天性不爱热闹的张艺谋,对两级化的声音并不以为然。“我不会针对任何传言来回应,负面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在意,喜不喜欢都是个人的事。”张艺谋表示,其实拍这部电影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电影中少了很多我标志性的东西,用了一种很简约的手法拍摄,最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这个故事。我希望以点带面,通过一个家庭的故事来折射对历史的思考和沉淀。”至于自己的电影总是会惹来很多评论,张艺谋也了然于心,“有很多朋友都说过,只要是我拍的片子,大家都喜欢多说两句。我不是一个骄傲的人,不会去较劲证明自己怎么样。我是一个普通的电影导演,愿意去尝试新的挑战,如果我爱惜自己的羽毛、在乎自己的姿态的话,很多电影我都不拍了。”归来 第三难 压抑自己是最难的张艺谋、巩俐、陈道明,三位堪称国内顶级的导演和演员阵容,足以抵挡任何一部大片。但摒弃了以往大红大绿的浓烈,摒弃了飞来飞去的打斗,除却女儿丹丹那一抹亮色外,整部电影的基点就是冷。老谋子只说:“这是我最难的表现。我一直压抑着。”张艺谋只留下了最为朴实的语言,他把那些浮夸统统卸下,只留下巩俐和陈道明的演技——用内敛的表演去表达情感。老谋子直说让自己最满意的有两场戏。其一是陈道明弹钢琴用音乐唤起巩俐记忆,巩俐把手搭在陈道明的肩上。张艺谋说:“这手往肩上一搭,对两人来说可是穿越了几十年的遥远距离。如果是以前,我会用个超高速的镜头来强调这个过程的缓慢,但这是一部写实的电影。我要避免那些商业化的热闹的拍法。所以这个震撼的瞬间,我只是让镜头看到巩俐的手搭在陈道明肩上,双肩的抖动。”而影片结局的那一幕,也是张艺谋开拍电影之初就牢牢刻画在脑海中的一个场景。张艺谋说:“我希望大家看到的,首先是爱情,然后是家庭,然后是时代。我第一次用如此简约、克制的方式,其实对我自己的美学和人生的思考都有提升。”对话张艺谋 这一次不是商业片面对成都媒体,张艺谋似乎是在刻意彰显自己这次“归来”的变化,他选择了一件清爽的蓝色外套,看上去年轻不少,脚上蓝色的运动鞋也格外亮眼,要知道,在此之前,老谋子最爱的颜色是红色。华西都市报:这次《归来》感觉与以往不太一样。张艺谋:是说拉开距离吧。对,这是一部朴素的电影,它没有那种夸张的做法。其实商业片跟文艺片的打法不一样。我说我想拍一个艺术片,那么从故事到演员我都要有一个不一样的概念,我要拿着这些去跟投资人谈。其实,这个故事是我沉寂后的一些想法。在这个娱乐为天下,票房为王的时代,是一个自己的思考。华西都市报:虽然是一部艺术片,却采用了4K的技术,还发行了IMAX版(注:一般都是商业大片在用)。张艺谋:不是说只有《阿凡达》那种大片才适合用大银幕展现。技术不过是一个手段,那些做技术的人当听到我用这个技术时,他们都很高兴,因为他们也觉得这种技术不仅仅是做商业大片的。而且这部电影就是要通过大银幕最大限度地展示两位演员的演技,看到他们眉宇间丝毫的颤动,眼珠中的内心世界……华西都市报:陈道明和巩俐两位演员的合作,此前被你称为是“教科书式”的表演。张艺谋:是的。他们两个人的演技是炉火纯青的。是我心里的第一人选,此前是想找上海籍演员,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同时也把故事背景改到了北方城市。巩俐就不说了,她的这个年龄,这个阅历,是表演最为成熟的。陈道明的表演完全不露痕迹。很奇怪吧,这两个人此前也没有在一起合作过,他们见面时居然说起了很早以前的《火烧圆明园》,那个时候巩俐还只演个小宫女。陈道明说,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就一起坐了一会。华西都市报:你的电影为什么总是会选新的谋女郎呢?张艺谋:谋女郎只是一个符号吧。我只是习惯性用新人,像当年的巩俐。其实,谋女郎的成功是自己的成功,我只是搭建了一个平台。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每次拍完电影,我都会对她们说,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希望你们认真做人认真演戏。章子怡就是一个例子。对话严歌苓 第一眼我吃惊了!作为原作者严歌苓,对《归来》有什么看法呢?她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第一次看时自己也吃惊了。“电影节选了3个人的家庭,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我默默地流泪了。”严歌苓表示,她清楚改编是困难的,“必须要用一个巧妙的方式来呈现。”令人意外的是,电影故事中将女儿丹丹设置成芭蕾舞演员,还是因为严歌苓是学芭蕾的。更意外的是,早年严歌苓正是在成都跳了8年的芭蕾舞。说起成都的8年时光,严歌苓的眼角闪过一束光。“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兵。8年的舞蹈生涯让我学会了自律,还有内心的节奏。”而这个节奏成就了严歌苓创作的高产。“学跳舞的首先要讲纪律,我觉得自己现在的写作语感可能也跟那时形成的节奏有关吧。”严歌苓说,自己看《归来》是被打动了,虽然对原著改编不小,但她也表示认同。“小说的背景是上海,但导演又是怕拍南方戏的,所以他挪到了天津。而天津也有一些特色。而且陈道明和巩俐的表演真的是炉火纯青,让我感动得不得了。还有那个丹丹,乍看不觉得,但看完之后,你还觉得非她莫属了。”对话张慧雯 担心观众讨厌自己“谋女郎”是张艺谋电影的符号,而《归来》里老谋子用了新老两个谋女郎——巩俐和张慧雯。如果说巩俐代表着经典,那么张慧雯这个新晋谋女郎就真的是符号了。与以往的发掘一样,这位新谋女郎也不是科班出身,她的专业是舞蹈,如果不是出演这部电影,张慧雯说自己可能以后就是一个舞蹈老师,但,现在却是演员了。能拿到女儿丹丹这个角色,张慧雯直言很幸运,而谋女郎这个称号也让张慧雯压力巨大。“第一次亮相(北京首次发布会),那个根本不是我。我觉得自己是踩着云朵去的,后来被主持人介绍,我一下子就掉下来了。那次真的很紧张。”而现在,在经过了几个城市的路演之后,张慧雯面对媒体也不再紧张兮兮。临近上映的日子,张慧雯有自己的担心,“我现在担心大家会因为这个角色而讨厌我。我其实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可的。”不过,这位90后妹子也显得非常自信,“后来想想,你若想要多大的褒奖,就得有能承担多大批评的能力。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华西都市报记者马丹摄影陈羽啸

拉萨托运小轿车

北京运输汽车

南充运输物流